首页 > 文学> 散文> 哲理散文>

挺进荣华,奔赴幸福

时间: 04-07     手机版

荣华,一个看上去多么有幸福感的词语。

当荣华和富贵一前一后,彼此相依,可能这就是许多人一生都梦想着,能过上的那种极致的生活。

而我,在东风乍拂的三月,远离了市区,越过一片又一片等待春耕的田野,如期与我渴望到达的荣华相遇。只是此时,我眼里的荣华这两个字,不只意味着梦想,它被命名于一个新生的煤矿,伫立在高楼之端,宛如一面正在呐喊的旌旗,以展望的姿态,迎接着所有的来者。

我承认,我只是荣华的一名过客,所以,我从心里佩服荣华这两个字,它能屈能伸,可以守候灯红酒绿的城市,也可以面对广褒而孤寂的田野。

当我怀着这样一种佩服的心情,注视着荣华的每一个角落,我发现,荣华的每一面墙,都是鲜活的生命。墙上那牌匾里的每一个字,都像一位母亲,正在叮咛着渴望长大的孩子,要如何去做,才能拥有光明的前景。

我最喜欢的是会议室里的一幅画,那覆盖了整整一面墙的牡丹,那意味着富贵的花朵,争相绽放于画轴之上,放眼望去,就似乎让人看到了一场难得的花事;或者那花朵,也正以自己绽放的历程,在向人暗示,红通通的未来,不是不可以拥有。画轴右上方的四个题字,也别出心裁,一改往日的顺序,把荣华富贵,变成了富贵荣华。我情不自禁,就被这汉字的魅力所折服,这一颠一倒,就把一个奢侈的梦想,转眼变成了去主动追求梦想的动力。不知道这四个字,究竟是被谁改了位置,但我知道,改动这四个字的人,一定是把荣华煤矿,当成了自己生命的一部分。

也许,这不是一个人的想法,而是集纳了许多人的智慧。不管怎样,有了这个隐喻在花朵里的梦想,有了追求梦想的动力,荣华行走在路上,谁还能说,幸福,依然那么遥远?

坦白地说,当初渴望着能来荣华走一趟,是因为对一个朋友的牵挂。这个朋友,是一位诗人,他从一个也是以花朵命名的煤矿,被一纸命令调到了荣华,离开了生活多年的家,夫妻两地分居。他眼瞅着快到了知天命的年令,却要开始过着吃食堂,住宿舍的生活。

作为煤矿工人,那黑色而晶亮的煤,曾经在他的诗歌里,一次又一次绽放着异彩。我相信,煤,这个他亲切了一辈子的东西,无论深藏在哪儿的地下,对他来说,都不会陌生。但是,作为诗人,我担心他会留恋那些在杏花林中写诗的日子。他曾经的家,就叫杏花,他几十年的岁月,就镌刻在杏花的每一条街道上,甚至杏花的千尺井下,如今依然保留着他难忘的记忆。

幸好,荣华,有容人的气度。

幸好,荣华,能给予他快乐和希望。

此次来荣华,正值国际三八妇女节,矿上的领导把班组长以上干部的家属全都请到了荣华,开了一个热闹非凡的联谊会,联谊会的主题是"我爱我家"。我这个偶然闯入荣华的过客,也有幸亲眼目睹了联谊会上,一个个煤矿工人的笑脸,也感受到了一个个矿嫂幸福的心情。听朋友说,过一段时间,他就要不住宿舍了,他要把家搬过来,要在荣华重新安家了。而且有他这个想法的人,也不止他一个,有许多工友,都有这种想法。

原来,一个陌生的地方,不是不能爱,只是需要一个过程。家是可以随人行走的,无论走到哪儿,只要有爱,就会有家。

对荣华来说,我可能没有办法给予它天长地久。短短的一日光阴,我便离去,这是我情薄,但荣华却厚待了我,它让我在离开的时候,不仅看到了荣华的希望,还带走了对朋友的放心。

回头看一看荣华两个字,依然那么自信地伫立在高楼之端,我没有理由不祝福它。我想,有了这些正在努力之中的矿工,有了这些正在爱中生活的矿工,荣华和富贵,无论谁在前,谁在后,都将是一对最完美的组合。虽然它的起点,在荣华的千尺井下才刚刚开始,但我相信,向荣华挺进,就是在向幸福奔赴。

 

【更多相关内容】

1、慈善的不是钱,是心

2、不舍的心声

3、享受美好时光

4、首先做一只孔雀,其次才是开屏

5、云无心出岫

6、永不解放的快乐

7、路在自己走

8、感恩生命

9、畅所欲言的快乐

10、简单生活

1 2